昨日,杭州7路公交火災事件中的4位燒傷傷員出院。但還有15位傷員仍在救治中。下午,錢江晚報記者獨家走進浙醫二院的燒傷病房。那裡依然如戰場,分分秒秒與死神搏鬥;那裡時時流淌著人間大愛,樂觀、堅強擰抗癌食物成巨大的力量,每天上演著一幕幕生命奇跡。
  事發26天,19位30%~97%不等燒傷面積的傷員,16位隨身碟氣管切開,52場搏命的手術,出現了讓我國燒傷醫學界驚嘆的奇跡:每一位重症傷員都活下來了。
  病房門口記憶體的沾灰墊
  半小時換三次
  昨天早上6:40,浙醫二院燒傷科副主任醫師王帆走出了家門,20分鐘後,她準點到達了醫院,一天的工作從這個時候正式開始。在過去的記憶體26天中,她幾乎天天提前上班,去接替搶救勞累了一夜的同事。
  昨天下午16:00,錢江晚報記microSD者戴上了口罩、帽子,穿上了隔離服,套上了鞋套,再用消毒水洗了手,作為唯一進入病房的媒體記者,和王帆醫生一起查房。
  記者留意到,在病房門口的地面上,鋪著沾灰墊,腳踩上去的時候,墊子會沾走上面的灰塵和細菌。門口有污物桶,每當有人探視或者醫生進入時,都要將口罩、帽子、隔離服、鞋套全副武裝用上,出來的時候都得丟在污物桶中。在記者跟著查房的半小時時間里,污物桶清空了一次,沾灰墊換了三次,留下的是全新的一層。
  記者見到的第一位患者是中午參加了醫院的新聞發佈會後,即將出院的小羅。他穿著藍色格子短袖襯衫,因為受傷後第一次看望了隔壁病房的妻子,他心情還難以平復。“待會兒就去省兒保看看兒子。”小羅對記者說。
  小羅的雙手雙腳都纏著厚厚的紗布,不過從紗布縫隙里看進去,還是能看到變形的皮膚以及生長出的白色新皮。“你要註意多鍛煉,手指、關節不要攣縮了。”王帆對小羅說。王醫生告訴記者,許多傷者都像小羅一樣堅強、樂觀,讓他們做醫生的特別感動。
  7月23日上午,與往日一樣,醫生正為小羅進行著每日一次的大換藥。
  “每天換藥時真的會很痛。”小羅咬牙忍著痛對醫生說,“但我能扛。”以往,每次換完藥,能親眼見著紗布包扎的面積又能比前一天少了一點點,粉嫩長好的新皮又能多一點點,這讓小羅覺得再大的痛都是值得的。
  可是這一天,樂觀開朗的他第一次流淚了。
  換完藥,護士為小羅換上了一件嶄新的病號服,護士長悄悄送上了一隻大大的生日蛋糕,醫生、護士、護工、同病房的兩位病友共同為小羅唱起了生日歌。
  那瞬間,小羅再也沒法忍住眼淚。
  這是他32周歲的生日,“32周歲的生日,我在醫院過,得到了那麼多醫護人員的祝福,我心中滿是感謝,這將是我人生中寶貴的紀念。”
  那一刻
  4位醫生護士在病人床前
  告別小羅,記者來到燒傷最重的傷員身旁。他70多歲,還處於昏迷狀態,沒醒過來,隨時有生命危險。記者看到,有4位醫生、護士在床前分工合作,全程監護。
  “我們要一滴一滴數他的尿滴,看他的血壓、血鉀隨時的變化。”王帆介紹說,前天晚上這位傷員一切指數都正常,但昨天上午血壓突然降低了,4個科室的10多個專家、醫生在一起針對這個情況緊急會診,很快確定搶救方案,才又把他救了回來。
  過去的26天來,幾乎每天都有這樣的生死之戰。王帆說,那些原本就有身體疾病的傷員,因為這次事故皮膚重度燒傷,有時會出現心跳驟停,一旁的醫務人員一發現就及時搶救,才一次一次從死神手中把他們搶救回來。
  “一開始隔一天就要給病人做植皮手術。”王帆說,除了手術,要花大精力的就是給病人們換藥換紗布。
  這26天時間里,從上午7點工作到晚上10點以後都是常態,王帆以及其他的醫護人員每天都過著這樣全力以赴的日子,大家每天喝咖啡來提神,“還好醫院給我們送來的飯菜很好,兩葷兩素。”
  錢江晚報記者還看到了傷者申屠女士,她被厚厚紗布包著,很難看清皮膚狀況,記者只能透過縫隙,看到裡面剛剛愈合生長的皮膚,看上去她的整體情況還不錯,安安靜靜沒有說話。
  65%燒傷的她已經進行了4次手術,其中有3次是植皮手術,“以後還要做更多的手術。”醫生說。
  這些病人全身已沒有多少可以用於植皮的皮膚了,醫生們只能移植他們的頭皮,“打個比方,這裡的皮膚就像韭菜一樣,割下來之後過了一個星期又長了起來。”
  每次最多取下3個手掌面積大的皮膚,再將它們做成網狀,可以覆蓋到四五個手掌面積的皮膚,“還得保證皮膚都是活的,要天天清潔創面。”
  不管醫治過程多麼艱辛,王醫生說,再過兩個月左右,像申屠女士這樣的病人,只要不出意外,就不需每天打點滴了,可以出院了。
  (原標題:26天的每分每秒,都有人牽掛)
創作者介紹

新城

wu87wusjs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